kping logo2-01.jpg

邂逅Sigaut

昨晚子勤開了一瓶red burgundy讓我試。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認為會讓我很驚豔, 子勤總是知道每位朋友對酒的喜好,所以我想這次應該也不會例外。

 

    它是一瓶2006 Chambolle Musigny的一級園,酒莊是Anne & Herve Sigaut。 一個我從來沒有喝過的酒莊。 鼻子一湊到杯口就聞到那陣Burgundy獨有的酒香, 結合著黑櫻桃、 肉桂、咖啡、若有若無的花香(紫羅蘭?)、礦物質,還有一縷讓人辭窮的香氣,有人形容為松露,也有人形容為北國森林裡的溼土和腐葉氣息。 而最後的這氣息就是Burgundy獨有的。 我跟著喝了一小口,含在嘴裡,吸了一些空氣,讓空氣和口腔的溫度帶出酒裡其他可能隱藏著的香氣。


    這瓶酒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來自酒精和果實的甜味,這甜味持續了一陣子,酒酸才慢慢的顯現出來,最後的尾韻如孔雀開屏一樣的展開來。 通常來說, Chambolle Musigny的酒體是像絲緞般的,但是這瓶Chambolle的口感卻已近似Vosne Romanee的絨綢了。但是它還是守住了Chambolle Musigny該有的細緻、輕靈和優雅。 這酒表現出釀酒者的智慧和節制。

    紅酒的口感基本上是由三個元素組成的: 1) 酒精所代表的果甜, 2。)酒酸, 3。)和丹寧。 這三個元素在每一個年份的葡萄裡所能淬取的比例是不一樣的。 當葡萄熟度不夠的時候,它的果味可能是不夠濃郁,並且子和梗是青澀的。 如果這時還堅持要淬取很多丹寧,想做一支能存放很久的酒,那這支酒就失衡了。


    釀酒者這時候應該著重在淬取出果味,少淬取丹寧,重點是要釀出一支讓這三個元素均衡的酒。 就像泡茶:少一分太淡,多一分太濃,要拿捏得當,不是越濃越好。 當年我剛開始學做法式料理時就不了解這個道理,以為醬汁收得越乾就越濃郁,其實只是浪費食材, 醬汁並沒有更好。


    有一些釀酒師所釀出來的酒會無法 讓這三個元素協調。 而好一點的釀酒師所釀出來的酒, 這三個元素可能一開始的時候像是三個分開的圓,是沒有交集的。隨著時間的流逝, 這三個圓會短暫的合在一起,跟著就會再錯開。 碰到這種酒,你就必須抓到那短暫的一段時間享用它。


    然而這瓶Chambolle卻不是這類型的。它這三個圓現在就是結合,重疊在一起的,而且我感覺得出來在它未來熟成的過程中, 這三個圓,會一直保持這個平衡。 這是個有智慧的釀酒師所釀出來的酒。 我拿著酒杯,不停的聞著這奇妙的酒香。 Burgundy就是那麼會讓人感動,我不禁問子勤是誰選到這瓶酒的?一定要結識這位同好,將來也一定要去Burgundy參觀這個酒莊。


    從子勤 那裡得知Sigaut有四個Chambolle一級園,差不多是專攻Chambolle Musigny了。 葡萄園都集中在一個村莊,對一個小酒莊來說,想必一定有助於更細心的照顧。 而且酒莊是用自然動力法來種植的。遺憾的是Sigaut沒有Musigny這樣的特級園,要不然不知道會釀出多精采的Le Musigny。 喝到一瓶這麼好的2006,讓我有一點感慨。 跟在2005這個超級年份後面,這瓶2006可能很容易就被忽略掉吧?。


    其實葡萄酒最有意思之處就在於產於不同年份的它會有它不一樣個性,風味。 家裡有小孩的朋友們或許能理解。 每個孩子出生的時辰,年份不一樣,個性就多半不一樣。 而且可能有一個長的很漂亮,另一個聰明,還有一個貼心…每一個都有他可愛的地方。 如果每一年的酒都一模一樣,那就好像在喝Whiskey了。 這個世界還是太多人在看年份表(vintage chart)喝酒,不懂得欣賞不同年份的酒所展現的個性和適用性。 2005可能適合餐後欣賞, 而2006則適合配隻油封鴨腿… 不過話又說回來,要不是這樣,我又怎麼能用合理的價錢喝到這麼好的酒呢?  於是在”開瓶” Grand Opening的那天我介紹我的好友買了一組,這樣我以後就有機會再喝到它了。


    最後,它讓我想起了Belloc懷緬年少輕狂時的一句話:

    I forget the name of the place,

    I forget the name of the girl,

    but the wine was…Chambertin.

    多年後,你可能會忘記當時的人和地,但那瓶Burgundy是不會忘的。